联系客服
免费试音
我要配音
配音价格

热门推荐

配音行业现状,配音是什么?
作者:聚声配音  ·  2018-12-16 12:50:51

配音行业现状,配音是什么?

 

配音不是口技,不是模仿,不是变声;配音演员也绝非简单的技术活,它的价值在于理解、表达、重塑——配音,也是艺术创作。

 

在中国,游戏类配音的需求是什么时候开始大量产生并且爆发的呢?

 

了2013、2014年,游戏类配音开始呈现爆发的趋势,主机游戏、PC端游戏的配音工作开始出现,到了2015年,又出现了手游的配音工作,比如《王者荣耀》,比如《QQ飞车》。

最早的译制片时代,配音的目的是文化交流,让观众们能够看懂国外引进的电影。到了电视剧时代,由于拍摄环境等种种原因,可能没有办法收到同期声,或者是演员们的音色需要进一步的润色,于是配音演员对他们做进一步的润色。

 

而到了游戏,其实游戏配音和动漫非常近似,它完完全全需要演员用声音来塑造角色,让它鲜活起来。不仅仅是塑造,有时也是重塑——比如提莫这个英雄,这个英雄本身的身份是个间谍,在外服的配音中也体现了他伤感和矛盾的一面,而到了中国,在配音里赋予了这个英雄更多活泼可爱以及萌的成分,让中国玩家能有更高的接受度。

 

配音演员对于普通人来说感觉还是挺幕后的,在过去,“配音演员”的圈子非常封闭,同时培养一个人才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过去需要配音演员的地方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形式,可能十年前招了一次人,之后的十年再也没有招过。

总能看到这样的问题:《为什么用中文配日漫满满的违和感?》、《译制腔为什么那么难听?》、《国语配动画为什么没感情?》等等。
 

很多配音演员都在思考,如何可以脱离诸如“译制腔”、“动漫腔”、“韩剧腔”的桎梏。但一方面不同的作品类型风格配音前辈们已经掌握的炉火纯青了,这些所谓的“腔”令我们受惠于前辈,让我们站在开路人开好的大路上前行,另一方面,市场和观众先入为主,这些“腔”是标签,有神奇的效果:令中国观众闭上眼听到中文也能知道在放欧美片还是动漫亦或韩剧日剧,于是乎资方买单,配音演员习以为常,即使想重新开辟道路也无从下手。

 

这里解释一下,很多配音爱好者模仿各种腔,或者很多配音工作者不负责任的用各种腔快速应对各种类型作品,流水线配音,这些“腔”确实可以令配音者有心理支点从而快速完成配音任务,但这种本末倒置的行为称不上配音表演,也是观众诟病讨厌配音的罪魁祸首之一。

 

其实以上这些都是老生常谈,资深配音迷们根本不用我来解释。不过今天我想讨论一个我一直思考的问题:配音演员之所以很难甩掉种种腔调,可能是因为被要求要用标准普通话配音造成的。它让演员在配音时自带封印。

 

标准普通话只有4个音调,我认为这是一个关键问题。它先天硬朗有余细腻不足。

 

它的特点是简练直白,通俗易懂便于普及,而这种特点在表达丰富情感时并没有什么优势。正因如此,普通话特像一个单纯的孩子,你教给他什么他就只能学什么,因为他自己是一张白纸。

 

比如欧美人表达请求:“hey~~~!come~~on~~!!”普通话只能学着他的语气说:“嘿!拜~托~!”往往光说这几个字还填不满欧美人夸张丰富的口型,于是只能往里加别的虚词“嘿~拜托了~~伙计~~!”于是译制腔就这么出现了。

好,欺负我们只有4个音调是吗?我们换博大精深的方言试试呢?

 

“hey~~come~~on~~!!!”

 

四川话:“嘿~来嘛~!爪子嘛~诶来搞起噻~!”

粤语:“好喇~唔该你快啲去啦~”

 

上海话:“唔~勿好意思~侬帮帮忙好伐~~”

 

……

 

你会发现,这些方言都不止四个音调, 而且自带情绪和性格。你可以试试用你炉火纯青的方言配音一段译制片,相比普通话是不是游刃有余的多?

有一个著名的电影叫《闭嘴》,让雷诺主演的。我看过原版的、普通话译制版、东北话版还有四川话版的。在看过原版的基础上,再去看东北话版和四川话版竟然更让我笑的不能自制...我永远都记得那句“你好我叫钢蛋儿,维塔基人....”

 

这两种方言自带的喜剧色彩太浓烈了,本土化的方言词汇更有笑点,配音演员(不知是不是专业的)的表演也及其生动自然。

 

我还看过粤语版的《男子高中生的日常》,不仅没有什么违和感,甚至我觉得很多地方带来的惊喜超越了日语原配...

 

除去粤语和日语同样让我听不懂之外,我觉得更多的原因是因为粤语的九个音调和无数的无处不在的语气助词。有人把听懂听不懂作为产生违和感的原因,我觉得不是,更多的原因是语言自身的色彩和属性是不是贴合原片。

说到色彩,就说回普通话的色彩。如果接触过播音主持这门专业就会知道,播音时用标准的普通话播音,播音员只是一个客观的信息传递者,要尽可能的排除主观情绪。普通话就有这个特点,阴阳上去,字字分明,能最大程度上保证剔除讲话者的情感。

 

同样的稿件,用方言和用普通话播,后者更正式。这是我个人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例外,但目前我没发现比普通话音调少的方言。

 

普通话不太依赖语气助词,“嗯、啊、诶、呀、嘿……”你可以留意一下新闻播音里,甚至可以做到全程不出现一个语气词。很多方言和外语就不同了,有些方言没有语气词都没法张口。

 

前面说过,把普通话当成一张白纸,那么影片是什么风格,它就可以变成什么风格。

 

不同国家不同文化带来演员表演时的不同风格,普通话都能一一模仿。

 

性格张扬,语调夸张的美国影片,“嘿!你这个老伙计……拜托~亲爱的别这样……!”

 

含蓄礼貌的日本影片:“那么,惠子小姐,请务必答应我的请求……是在下失礼了,实在是…万分抱歉……”

 

语调丰富,语气词多的香港影片:“呐~我下碗面给你吃好不好嘛?”
 

看到这些话想必你完全能脑补出声音。这种腔调来自于普通话对不同语言风格的模仿。严格来说,这属于不标准普通话,调值不准确,语法也不同于标准普通话的表达逻辑。很多观众也因此觉得,普通话没有这样的表达习惯,这么配音很难受很违和。于是矛盾就出现了:是普通话标准重要,还是尊重表演重要?毫无疑问,当然是表演重要。普通话只是一种语言工具,重要的是你要用它表达什么内容。那怎么才能用普通话贴合国外的表演风格却不生硬?

 

优秀的国语配音演员能抓住原片演员的表演特点,把普通话也变得富有色彩,让你忽略配音,下意识认为原演员就是说中文台词表演的。你不必分心看字幕,完全沉浸在演员的表演中。这是配音演员的最高境界。

 

这时作为观众的你就会忽略掉所谓的“译制腔”。这些配音演员厉害就厉害在,能把普通话缺点变为优点,充分利用普通话的可塑性,在这张白纸上填满色彩,填上符合原片风格的表演。这种塑造是有机的,语调不同于标准普通话只是为了贴合表演,一切以塑造角色为核心。普通话这件工具即便不那么好用在高手手中也能发挥最大的优势。
 

在这里推荐陆揆老师和刘明珠老师配音的《火柴人》,刘明珠老师的配音堪称惊艳,我无论看多少次都会感慨配音贴合之天衣无缝毫无痕迹。

这种优势对比起来最明显。比如日语吹替美国影片,如果你看过应该会和我有一样的同感:满满的违和感。因为日语太有自身风格,充满着自谦,尊敬,克制,即使是最不客气的表达也连一句脏话也没有,去吹替美国影片,语言的文化基础实在天差地别。

 

配音演员是带着脚镣的舞者,除去原演员的表演、口型等限制外,还有一点就是普通话。怎么把情感表现能力有限的普通话说出花儿来就是对配音演员能力的考验了。很多时候,一些优秀的前辈需要配方言时,我们都会专程凑过去听,那绝对是一种享受。相对于他们已经足够优秀的普通话配音,配母语方言会更加挥洒自如又情感丰富细腻。这时,我们就会有一种“普通话封印了他们真正的实力”的感觉。

 

大多数影片都在还原真实的生活,真实的生活中人人的口音都不一样,各地的方言天差地别。如果用配音把他们都变成标准普通话未免太枯燥单调,但要都用方言或带口音的普通话又不符合规范。

 

如何取舍,权衡,如何从表演出发用普通话完成配音,配不同的角色有完全不同的感觉,这可能是一门值得永远研究的功课。

 

啰嗦一堆,也不知有没有说清。写这篇文章不是指责普通话多么不好,时至今日普通话已经被广泛普及。也是配音演员的一项必备基本功。用普通话配音无疑是最符合大众审美习惯的。它自身的属性封印了许多同时也带来了许多。想配音先把这件工具用的趁手,才有后面一切的基础。


其实对于配音语言标准,聚声配音觉得各有特点,按市场需求来配音即可,我们要做的是做好服务,做好质量,促进配音行业良性发展即可,对于很多争论的问题是属正常的,我们会形成自己的产品线,风格线。